dingbat

News

Printcrime in Chinese

Renjie Yao translated my short-short story Printcrime (which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several languages!) into Chinese. Thanks, Renjie Yao!

Printcrime by Cory Doctorow
神奇打印机
(加拿大)科里·多克托罗 文
姚人杰 译

我八岁的时候,警察砸掉了父亲的三维打印机。我犹然记得三维打印机散发出的热气腾腾、就像保鲜膜被放在微波炉里的那种气味,以及爸爸将新鲜的打印用粘胶倒入打印机时候,脸上异常专注的表情,还有打印好的物品从三维打印机里出来时,摸上去暖烘烘、新鲜烘烤出的触感。
警察们从房门口冲进来,挥舞着警棍,其中一人手持扩音器,口述逮捕令的内容。爸爸的一位顾客刚刚光顾过他,他买的是高档药片——能力提升药、记忆增强剂、新陈代谢促进剂。如果要在药房柜台上买这些药片,得花上一大笔钱。你可以在家里用三维打印机制造这些药片,只要你不介意哪天自己的厨房里突然站满了虎背熊腰的大块头,警棍挥舞得呼呼生风,见人就打,见东西就砸,谁也拦不住他们。
警察砸掉了奶奶的行李箱,就是她从祖国带来的那个行李箱。他们还砸掉了我们家的小冰箱,窗户上的那台清洁器。当一位警察跺起穿着皮靴的大脚踩烂了鸟笼时,我饲养的翠鸟躲在鸟笼角落里,逃过了一劫。
爸爸。警察对爸爸都干了些啥啊。当一切结束后,他的模样就像是与一支橄榄球队干了一架。警察将爸爸带出门,将他扔进警车里,让新闻记者清楚地看到这一幕,同时一位发言人告诉全世界,我父亲组织的盗版侵权行动必须为至少价值2000万的盗版商品负责,我父亲——铤而走险的歹徒——在逮捕行动中还进行了反抗。
坐在客厅的废墟里,我从手机屏幕上看到了新闻报道,一边看着屏幕,一边在心里纳闷,怎么会有人看着我们家的小公寓,我们的这个破落寒酸的家宅,还竟然误以为这是一个有组织犯罪主犯的老巢。他们当然取走了打印机,像一件战利品般的在记者面前进行展示。小厨房的一角空空荡荡,看上去有点儿可怕。我站起身,整理公寓,救下那只吱吱叫的可怜翠鸟,然后将一台搅拌机放在了那个角落。这台搅拌机也是用三维打印机生成的,因此只能用上一个月,然后我就需要打印出新的轴承部件和其他的移动部件。换做以前,我可以将任何可以打印的东西拆开又重新组装起来。
到我十八岁的那年,政府准备让老爸出狱。我去监狱里探望过他三回——我十岁生日一次,老爸五十岁生日一次,还有妈妈过世的时候。距离我上一次见到他,已经过去了两年,老爸的身体情况很糟糕。监狱的一次斗殴让他的一条腿跛了,他还频繁地回头看,仿佛是患上了抽搐症。出租车将我俩送到家门前,我俩走进家,登上楼梯,这时我感到尴尬极了,极力与这具颓废、跛脚的行尸走肉保持距离。
“拉妮,”老爸让我坐下,说,“你是个聪明的女孩,我知道的。聪明伶俐。你知道你老爸能从哪儿搞到一台打印机和一些粘胶吗?”
我双手握成拳,握得紧紧的,手指甲都快戳进手掌里。我合上了眼睛。“爸爸,你刚刚坐了十年的牢。十年啊。你还要冒着坐十年牢的风险,去印出更多的搅拌机和药片,更多的笔记本电脑和名牌帽子吗?”
老爸咧嘴一笑。“拉妮,我不傻。我已经获得了教训。不值得为了帽子或笔记本电脑坐牢。我不打算印出这些废物,永远不会再干了。”他喝了杯茶,喝茶的模样犹如在喝威士忌,小口啜饮,然后是一声满意的吐气。他合拢双眼,后靠在椅子里。
“到这儿来,拉妮,让我用耳语告诉你。让我告诉你,我在坐了十年的监狱时决定的主意。到这儿来,听你愚蠢的爹地说。”
我感觉到一种内疚的悲痛,不想让老爸扫兴。明摆的事儿,老爸已经过时了。天晓得他在监狱里都经受了什么。“什么事,爸爸?”我侧过身,说道。
“拉妮,我打算印出更多的三维打印机。更多的三维打印机。每人都能有一台。值得为此坐牢。将这件事办成,什么都值得。”


One Response to “Printcrime in Chinese”

Leave a Reply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
Cory Doctorow’s craphound.com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
Entries (RSS) and Comments (RSS).